核医学诊疗后的放射防护

 

放射性物质的医学应用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当今,辐射的医学应用是最大量且持续增长的人工辐射照射来源。核医学已经成为诊断和治疗中的一个重要专业,有将近一百种不同的程序,事实上已可提供人体几乎每一个主要器官系统的信息。济南铅业科技提供最有效的核辐射防护,核辐射防护门铅板铅玻璃铅罐等最为常用。

据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UNSCEAR)估计,全世界每年实施了超过三千万例次的核医学诊断程序和近四十万例次的放射性药物治疗程序(UNSCEAR,2000)。20世纪40年代引入了放射性碘,虽然有很多其他的放射性药物应用于核医学,但131I一直是核医学中最重要的放射性核素。

非密封放射性核素的应用可导致对患者和其他人员受照射,对于来自患者的照射,有必要针对公众成员、患者亲属和陪护者制定放射防护指南。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ICRP)此前未曾为非密封放射性核素治疗后患者出院须遵从的标准提供建议,也未为需要住院的活度水平提供建议。相反,委员会依据的是公众剂量限值1 mSv/年,以及对患者亲属、探视者和在家中的陪护者应用每次接触5 mSv的剂量约束值(ICRP,1991,1996)。不同国家对ICRP建议的解释差异很大。剂量约束值往往被不恰当地解释成更为严格的年剂量限值。

做出一个患者住院或出院的决定,应当基于个体化的判断,考虑诸如患者体内残留活度、患者的意愿、职业和公众照射、家庭考虑、代价和环境等因素。1999年,第三分委员会成立了一个专题组(Task Group)以审视这一主题。本报告是ICRP各分委员会起草的系列文件之一,这些文件为委员会形成新的放射防护建议书提供了建议。

本报告同时涵盖了诊断性程序和治疗性程序,但重点集中于131I,131I是应用非密封放射性核素治疗而使工作人员和患者亲属受到照射的主要来源。在诊断性程序之后很少需要对公众采取预防措施,但在实施某些治疗性程序之后,可能需要对公众和患者亲属受到的剂量加以限制。

2004年4月,委员会在维也纳举行的会议上批准了专题组的报告及其建议。

辐射照射有诱发胎儿、婴儿和儿童甲状腺癌的显著危险。因此,应当特别作出努力,以避免此类人员受到照射。

接受放射性碘治疗的患者导致其他人的剂量主要是外照射造成的。不管考虑的是何种放射性核素和什么样的环境途径,其他常见的治疗用非密封放射性核素导致的剂量都远低于公众剂量限值或应用于陪护者的剂量约束值。

第三分委员会起草的本报告为患者是否出院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指南。住院可以减少对公众和患者亲属的照射,但将增加对医院员工的照射剂量,且导致明显的费用代价,对此需要加以分析并进行正当化判断。如果旅行时间限于几个小时,接受放射性碘治疗之后患者的旅行很少对其他旅客造成危害。对患者出院后的限制,应重点考虑与婴儿和儿童的接触。现在委员会建议对婴幼儿和偶尔探视者适用公众剂量限值1 mSv/年,而不用每次接触5 mSv的剂量约束值。

许多放射性药物可通过母乳转移到婴儿体内。委员会建议,在大多数核医学诊疗程序之后,应停止哺乳,至少在短期内停止哺乳。接受治疗剂量的放射性碘后,应当完全停止哺乳。否则,放射性碘可能诱发婴儿的永久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或者增加其患甲状腺癌的危险。

几项研究表明,除接触患者尿液外,放射性碘的污染危险虽然不可忽略,但通常很低。本报告表明,只要遵循适当的管理规定,即使没有贮存尿液,非密封放射性核素治疗后患者的排泄物经污水管道排放所致照射,仍远远低于职业和公众辐射剂量限值。贮存放射性碘核素治疗患者的尿液似乎益处甚微。释入现代污水管道系统的放射性核素,对污水管道工和公众导致的剂量,远低于公众剂量限值。

委员会并未明确指出,在高活度放射性药物治疗后,尿液应当存储或患者应当收住院。相反,委员会建议,应当遵从公众剂量限值和对其他人的剂量约束,并继之以最优化来实现上述目标。关于核医学治疗后患者的出院,最优化及其对必要行为限制的影响,可能因人而异。

当前的探测仪器灵敏度很高,可检测到远低于可引起健康关注水平的辐射。在治疗后的几天或几周内,可探测到体内残留的放射性活度,探测设备常用于检测接受放射性碘治疗后几周内的患者。此类探测器的操作人员应当接受专门培训,以鉴别和处理核医学患者。患者接受治疗后,许多医师会给患者一份信息卡,注明给予的医学处理,但这可能不被保安人员所认可。最好的建议是患者不要在大型公共场所旅行,除非他们自愿经历某些不便。

第三分委员会的这份报告阐述了与非密封放射性药物治疗后的患者出院问题相关的建议,也给出了非密封放射性核素给药治疗后患者的出院原则。

 

LARS-ERIK HOLM

前言

多年以来,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ICRP),以下简称“委员会”,出版了多种报告,对医学中的放射防护与安全提出了建议。其中第73号出版物(ICRP,1996)是对该领域的一个纵览。这些报告概述了放射防护的一般原则,并针对电离辐射在医学和生物医学研究领域的不同应用,就如何应用这些原则提出了建议。

这些报告中的大部分都具有通用性质,委员会也希望,能够涉及尚有困难的一些特定情况。可以预期,报告针对这些问题而写,书写风格又使在日常工作中可能直接有关的那些人员都能理解,而且所作出的努力,能保证这些报告广泛传播。

1997年9月在英国牛津举行的委员会会议上,启动了一系列报告的起草工作。根据ICRP第三分委员会的建议,委员会设立了数个专题组(Task Group)来起草医用辐射防护中的专题报告。

这样一些报告,诸如第84、85、86、87、93号出版物已经出版。本报告继承了上述系列文件的简明扼要的风格。正在准备另外几份建议性报告。

专题组起草的这份关于非密封放射性核素治疗后患者出院问题的报告,是在1999年9月于俄罗斯联邦圣彼得堡市召开的委员会会议上发起的。当初提出的工作内容包括:(i)检验对患者亲属及重要事件的剂量约束值;(ii)对照剂量率考虑,检验当前的应用情况及剂量;(iii)对照剂量,分析应用不一致方法的重要性及代价;(vi)考虑将公众剂量限值应用于依靠作为辐射源的患者而生活的儿童;(v)考虑对涉及死亡、尸检、尸体火化和掩埋的建议;(vi)考虑到不同国家可能采取不同的实际解决方案,为不同国家的不同治疗类型提供易获取的建议;(vii)要考虑所有相关的源,包括铼、钐、磷和钇。在2000年10月于美国马里兰州毕士大(Bethesda)举行的委员会会议上,修订完善了当初的内容,使其包括了基础理论的扩展论述,关于环境途径的讨论,关于供选方法的代价-利益讨论,以及对备受关注的伦理问题的讨论。

本专题组由以下人员组成:

L.K. Harding (主席)        A. Aarkrog            D. Ash

J.-M. Cosset               S. Ebdon-Jackson      Y. Sasaki

B. Westerholm

 

通讯成员如下:

K. Endo                   A. Martinez             K. Parthasarathy

 

在本报告准备期间,第三分委员会成员是:

F.A. Mettler, Jr.(主席)    J.-M. Cosset               C. Cousins

M.J. Guiberteau          I. Gusev                 L.K. Harding (秘书)

M. Hiraoka             J. Liniecki(副主席)         S. Mattsson

P. Ortiz-Lopez            L.V. Pinillos-Ashton      M.M. Rehani

H. Ringertz               M. Rosenstein           C. Sharp

W. Yin

 

本报告旨在服务于上述目标。为尽可能应用方便,本报告的格式与在ICRP年度报告(Annuals of the ICRP)中,委员会出版物常用的格式,在几个方面有所不同。

本报告经委员会在2004年3月通过通信投票方式批准出版。

1.引言

       核医学治疗涉及非密封放射性核素的应用,并因此对公众成员、患者亲属和陪护者造成潜在照射。

(1) 放射性物质用于恶性、良性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非密封放射性核素作为放射性药物,可通过注射、食入或吸入途径进入人体内,并可在体内迁移。非密封放射性核素在衰变或经各种途径(例如尿液)排出体内之前,都会聚集在机体组织中。本报告针对非密封放射性核素,主要是用于治疗的非密封放射性核素。

(2) 核医学技术已经很成熟,但是仍需为保护患者亲属、陪护者和普通公众制定必要的预防措施提供进一步的指南,特别是根据ICRP 1990年建议书已将公众的年有效剂量限值降低到 1 mSv 的要求(ICRP, 1991, 1996)。

(3) 各国、甚至毗邻国家对如何执行ICRP 1990年建议书(ICRP, 1991)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此外,近年来已有许多科学研究,已经对从前为估算患者之外的其他人群剂量所作假设的适当性提出了挑战。

(4) 放射性核素的环境途径及其潜在影响已经引起关注,与此同时,人们对于社会代价、患者及其家庭的社会问题的关注也与日俱增。管理规则应当以辐射照射的实际模式和其他重要因素为基础。

(5) 就本报告而言,应注意区别几种辐射剂量。器官吸收剂量的单位是戈瑞(Gy)或毫戈瑞(mGy)。1戈瑞等于100 拉德(rad)。职业照射和公众照射的剂量限值和剂量约束值使用经过组织权重因数和辐射权重因数加权后的有效剂量表示。有效剂量的单位是希沃特(Sv)。1希沃特等于100 雷姆(rem)。在大多数医学决策应用中,1 Gy相当于1 Sv。

2.本报告的目的

       关于施予非密封放射性核素后患者出院的管理规定在世界范围内千差万别。管理规则应以正确反映现况的假设或对ICRP建议的恰当解读为基础。

(6) 本报告旨在阐明与患者施予非密封放射性核素后出院相关的放射防护问题。目的是促进对ICRP建议(特别是灵活的剂量约束)的一致理解和实际执行,供审管人员、医师、医学物理师、护士、技师和相应管理人员使用。这些原则适用于非密封放射性核素的诊断和治疗应用。然而,由于诊断应用所致对他人的照射水平远远低于治疗应用,本报告的重点集中于后者。

(7) 本出版物提供了患者接受非密封放射性核素体内治疗后出院的原则。作为基础,本出版物评述了所依据的科学研究,特别注重如何把实际的测量与已经成为现有管理规定和立法基础的以往假设联系起来。

(8) 本报告聚焦于患者从得到严格控制的环境中出院的相关问题,而没有具体涉及遵医嘱住院的患者住院期间的所有相关问题。对公众、患者亲属和陪护者所受吸收剂量的主要来源(即外照射)进行了广泛的检查。也包括其他人员受污染的途径和程度问题。

(9) 由于患者接受非密封放射性核素治疗是医务人员、患者亲属和陪护者受到照射的主要来源,本报告重点阐述因使用放射性碘所引起的照射途径和剂量。本报告也探讨了医用放射性碘排放到环境的问题,并对医务人员、患者亲属和陪护者受到的剂量水平和潜在危险进行了评价。有关放射性碘对不同器官和组织产生的辐射剂量的信息见ICRP第53号出版物(ICRP, 1987)。

 济南橙波湖辐射防护科技有限公司期待与你的合作,咨询热线4009661856

铅板

0

0

 
阅读(1) 评论 (0) 收藏(0)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分享到: